郑州领先心理咨询
预约电话:0371-86667057 86667059 86667053
地址:郑州市金水区金水路英协路交叉口东南角盛润国际广场东座1307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我的位置: 澳门威尼斯官网 > 青少年问题 > 网瘾 >
网瘾

妈妈面试孩子坠亡:四大执著,正在威胁着每个

更新于 2017-09-13 ? | 浏览次数 0

原来,“只有你”的人生这么可怕。

中国现在正在流行的四大神话

 

最近受罪的孩子特别多。

 

首先是9月1日,一个老年妇女抱着孩子和警察怼上了,被警察一个标准的摔跤动作扔在地上,怀里的孩子也被摔在了地上,吓得哇哇大哭。

 

然后是资讯爆出,前一阵有一家三口去美国洛杉矶度假,11岁的熊孩子不断骚扰旁边座位的一个小哥,小哥跟家长反映无用,忍受了3个小时的人肉沙包待遇后,爆发,大骂了熊孩子的家长,这对父母大怒,抓住小哥的脖子扭打起来。

 

这在中国就是一场寻常的熊孩子父母行凶事件而已,没想到到了机场,有一个庞大的代表团迎接他们:FBI,机场安保,边防安全人员一行20多人,这个阵容迎接一名国际通缉犯都绰绰有余,他们的罪名是“威胁全机乘客生命安全”,最后熊孩子一家被遣返中国。

 

最近还有一个都可以拍影片的恐怖案件:上海一个男人,三十多岁了,除了长得帅之外,天天只会吃喝嫖赌,一个不顺心,下狠手掐死了妻子,在家冰柜里藏尸三个多月,还用妻子的微信和丈母娘家联系,每天晚上和各种女人醉生梦死,将妻子的钱挥霍一空后,才去自首。

 

这男人的母亲出来辩白:“我儿子很乖的,还是个小孩。”

 

第四个资讯是一个单身妈妈带着孩子找工作,面试时,孩子坠亡,网上议论纷纷,有人痛骂当妈的不够用心。

 

这四个资讯都有一个关键词:孩子。

 

而在所有的评论里,有一种论调可谓当下中国的主旋律:小孩多可怜,孩子是脆弱的,要被保护的。

 

这是不是真理?是的。

 

但是所有的真理往前再走一步,就是谬误。

 

之所以被这些资讯刷屏,就是因为它触动了大家内心最敏感的神经。

 

大家指责带着孩子冲击警察的老年妇女,指责带着孩子去找工作的单身妈妈,指责让熊孩子大闹美国的家长们,指责把三十岁的男人还说成孩子的母亲。

 

因为惨祸发生了。

 

惨祸为什么会发生?

 

因为在这个时代,孩子被过度“神化”了。

 

大家经常听到一句话:你欺负我可以,但你不能欺负我的孩子。

 

这句话的逻辑就是孩子高于一切。

 

中国有四大高于一切:

 

1.男人说:我的事业高于一切;

 

2.妈宝男说:我妈高于一切;

 

3.女人说:你是不是背叛我,是不是对我说谎,高于一切;

 

4.孩子迷妈妈说:我的孩子高于一切。

 

一旦陷入“高于一切”的执著,一切恶行都可以原谅。

 

因为你骂大家家狗是畜生,我可以一怒之下把你捅了。

 

因为你不敬重我妈,我可以一怒之下和你离婚。

 

因为你笑话我的事业失败,我可以一怒之下把自己摔死。

 

因为你怼大家家孩子,我可以和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哪怕是交警说你违章了,很多女人都可以脱衣服撒泼,无所不用其极地跟你死磕到底。

 

甚至因为打个篮球,健个身,也可以和全社会过不去,把人暴打一顿。

 

哪怕你没得罪我,我看你不顺眼,我也和几个小伙伴一起让你吃屎——参见各种学校的霸凌事件。

 

为什么大家每个人都活得像个烈士?

 

看看这些年的热搜榜,几乎天天都有各种愤怒的青年、中年、老年、男人、妇女、甚至孩子。

 

忽然之间,大家好像进入了一个愤怒的年代,人人都可以冲冠一怒,就是因为一两句话,大家就可以以命相搏。

 

大家每个人都好像是一个烈士,都要为了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而战。

 

这个信仰就是大家的执著。

 

什么叫做执著呢?

 

举个例子。

 

前一段时间,那个曾经在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惊艳世界的林妙可考影片学院落榜的资讯,引发热议。很多人看了她的采访,如此评价:“18岁了,怎么还像一个小孩子。”“动作神态跟她八九岁时没什么差别。”

 

为何她的精神发育停止了呢?

 

大家来看看林妙可有怎样一位妈妈。

 

林妈妈无比自豪地说:“起码到现在都是这样,妙可手机密码我有,她的微信我可以看,就是所有的事情,她跟我都没有秘密……”

 

林妙可的生活完全被妈妈安排了。林妈妈说:“妙可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过的。”

 

这样“为你好”的结果是:“妙可上初三时才学会自己过马路。”

 

林妙可艺考为何连续落榜?现在你明白了吧。

 

那么林妙可妈妈为什么要和林妙可如此共生呢?

 

因为每个人一生都有两种形态:一种是融合共生,一种排斥独立

 

大家需要融合一体的亲密感和链接感,也需要排斥独立而产生的自我感和价值感。

 

如果你发现你的人生只有一种追求,那么你一定在早年发育这两部分功能的时候,遇到了压制和伤害,以至于你没法产生出相对平衡的两种需要。

 

举个例子。

 

心理学家把摄像机放在一个社会性的临时托儿所,对准了一个叫做小约翰的2岁孩子。他妈妈因病住院,爸爸忙于工作无力抚养,就把他送到临时托儿所照管。

 

在整整一个月的拍摄时间里,我看到小约翰遭遇了人生中怎样的巨大打击。

 

他主要只有一个痛苦:没有一个稳定可靠的依恋对象。

 

一开始他的目标是托儿所的阿姨,但一个阿姨要应对十几个小孩,小约翰没法得到稳定的照顾,而且阿姨每天都会换班,刚刚熟悉一个阿姨,就要应对另一个。

 

唯一可靠的,就是一个大的抱抱熊,但就是这么一个玩具还经常被其他小孩拿走,这个孩子只能面壁发呆。爸爸有时候会过来看小约翰,但每次的离开也让他很痛苦:因为每次重逢之后又要分离。

 

所以到最后当爸爸再来时,他就无动于衷了。

 

最后妈妈终于病好了,来接孩子,发现孩子用非常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他不再哭泣,也不再欢笑——只是和这个痛苦的世界隔离了。

 

如果这只是一个偶然事件,只要小约翰的父母有足够耐心陪伴,小约翰还是能恢复他正常的依恋能力,但如果他所处的环境经常如此,他就不能有足够的能力发展出正常面对分离和依恋的能力。

 

如果分离的时候,发现自己无法应对世界,融合的时候,发现自己消失不见,那么大家就会困惑于人和人之间的远近,无法真正对自己和对这个世界有足够的安全感。

 

这个世界没有傻子,只有没有疗愈的孩子

 

前一阵有一个热文叫《世界上这么多傻姑娘,渣男都不够用了》。

 

但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傻子。

 

为什么明明是渣男还是无法分开?

 

为什么明明知道天天腻着孩子,会对孩子有伤害,还是无法有自己的生活?

 

为什么明明创业一再失败,还是要奋不顾身地投入一场接着一场的赌局?

 

如果你嘲笑这样的人傻,那么你一定没有经历小约翰式的痛苦。

 

聪明是一种福利,这个福利就是有人可以拥抱,有人可以理解,有人可以引导,有人可以鼓励,这样的人,才能优雅,从容地过一生。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福利,甚至这往往只是一种幻想,所以大家几乎所有人都要有执著。

 

这个执著背后就是小约翰式的痛苦。

 

很多来访者都告诉我他们的一个意象:悬在半空中,没有任何可以借力之处,在一个黑洞里,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上面是什么,左边是什么,有边是什么,前面是什么,后面是什么,在一个“无物之阵”,彻底的“三无”(无助感,无望感,无力感)之中。

 

就是这种悬空感,才让他们如溺水者,试图拼命抓住什么。

 

男人往往抓的是事业,女人往往先抓老公,抓不住老公,再抓孩子。

 

孩子呢?往往也开始抓父母。

 

一个男孩,18岁了,高考失利,家里呆着。我问他为什么辍学,他说我要看着父母,如果我到外面求学,那么他们一定会离婚。

 

离婚了关你什么事儿呢?

 

如果我妈离婚了,肯定活不下去,我爸也会悔恨一生,多亏我,他们才能维持婚姻,每次他们吵架,都是我耐心说和,我就是家里的粘合剂。

 

他父母跟我说的是另一套说辞:他们关系很好,如果不是因为孩子,他们就可以周游世界去了,可是孩子不省心,他们害怕孩子从此就废了,哪怕自己折损寿命也要让孩子继续他学霸的生涯。

 

我说,如果孩子就这样一生废了会怎样呢?

 

夫妻俩面面相觑:那大家就活不了了。

 

为什么呢?

 

因为大家的人生,只有他是大家的希翼。

 

你们自己呢,你们的婚姻呢?

 

夫妻俩陷入了沉默。

 

原来,丈夫一生不得志,妻子一生都没有人爱,除了孩子,他们的人生连吵架都没意思了。

 

我问孩子:你说了那么半天父母,你自己想要什么?

 

孩子张口结舌:我不知道,我好像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我说如果你顺应了你父母的愿望,继续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呢?”

 

他摇摇头:我已经过了18年这样的生活了。

 

什么样的生活?

 

他说:狗一样的生活。叫你跑就跑,叫你倒就倒,叫你吃饭就吃饭,叫你睡觉就睡觉,叫你闭嘴,你他妈的就得闭嘴。

 

说到这里,他的眼泪下来了。

 

歌曲里无数次唱:我的人生只有你。

 

原来,“只有你”的人生这么可怕。

 

我问过一个天天恨不得24小时工作的男人:如果把你流放到孤岛上,过鲁滨逊一样的生活,你会怎样?

 

他说:那比死还可怕。我必须要工作,没有工作,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老婆孩子呢?

 

他说:谁会爱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男人呢?

 

为什么他这么焦虑,为什么他这么疯狂地工作,原来他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感情二字。

 

他必须不断成功,不断进取,这样他才能确保没有人会离开他,嫌弃他,抛弃他,鄙视他。

 

他就是一个生活在漏斗中的男人,他必须不断填满永远填不满的漏斗,因为一旦他停下来,一切都是一场空。

 

  • 那对父母必须抓着孩子,否则丈夫要面对一生都郁郁不得志,妻子要面对一生都没有男人爱;孩子必须要过这样的loser生活,因为一旦他功成名就,他就彻底成了父母的附庸,一个机器人,虽然loser的生活让他痛苦,但起码他还有一个自我。

 

  • 那个男人呢?他必须要有一个成功男人的身份,因为一旦失去了这个身份,他就是一个乞丐,无人搭理,或者人人喊打的老鼠。

 

有一个人告诉我,卢老师你让真诚的面对自己,可是你根本不知道,面对自己有多可怕;你让我放下一切,就像是在十万米高空,把我扔出飞机,还要告诉我有降落伞,可是我明明是赤身裸体地从空中坠落啊!

 

一个被家庭暴力多年的女人,在我面前痛哭:你一定很瞧不起我。

 

我说:为什么?

 

她说:因为所有人都会说,你是个受虐狂!他都快把你打死了,为什么不离开他!你活该。

 

我说:我知道,你离不开有你的理由。

 

她说:是的,我害怕,我不是害怕离开他,而是害怕一个人,没有了关系,你不会明白,这有多可怕,多孤独。

 

那些拿着孩子当人质冲向警察的女人;

 

那些把熊孩子当成上帝神圣不可侵犯,对飞机上的乘客饱以老拳的父母;

 

那些对带着孩子去面试,导致孩子坠亡的妈妈横加指责的人们。

 

那个只看到孩子,看不到孩子手上有他人鲜血的母亲,他们都是执著的。